当前位置: 主页 > 公司地址 > 看见她那痰削的身材孤单的身影

看见她那痰削的身材孤单的身影

发布时间:2016-07-08 16:46内容来源:未知 点击:

睡在我上铺的同学叫老叶.已近不感之年.班高的个子,沉狱寡言.他 睡在我的上铺,我们却很少交流,睡觉时轻上轻下.说话时小声小气。显得很 拘谨.性子有点孤僻,除T几句日常用诱.如.吃饭T二回来T”“自习去厂., 几乎没说几句完整的话. 开学第五夭早展.大家都急着穿好衣服,出去跑操,新到一地,人人都想 好好表现自己.是情理之中的事,这时候。挨爪床铺的小张自言自语地说: “该换衬衣了二说着就把衬衣卷一卷放到被子下面。晚饭后.准备去水房洗 衣服时.才发现兜里装的一百元钱不见了,关针还在兜口别着.这可是他两 个月的生活费呀.换衣服时钱还在.这会儿怎么就没了呢!这时候,宿舍里 一片哗然.我们宿舍里住了十二个人,拥挤不堪.上下铺的同学一起把头探 出来.大家七嘴八舌地分析“案情”,有的说:“应该报告保卫处i有的说:“离 不开我们寝室的人广唯独老叶一声不响.表情很不自然.紧锁粉周头,一会 儿看天栩,一会儿望窗外,既不说话,也不正视大家。看了老叶的表现.十一 个人心里都在犯合计:会不会是老叶干的?人们把怀疑的目光一起送给了 老叶,大家越是看他.他越不自在。

第二天,听老师说老叶也丢了钱.这使大家心中的贬感陡然变成-j r-团 迷雾,莫非是谁在演一出“贼人先告状卜 那时候的一百元钱,相当于我们这些穷学员两个月的下资,每人除了工 资.再也没有一分钱的倾外收人了。所以,大家都很看重这件事,假如哪一 天落到自己头上呢!记得我在那两年里.每个月要同一匆家.工资仅够一半 的费用.另一半需要妻子卖鸡蛋、打军工积指下来.补齐这一个月的费用。 星期天逛街.我一般是和同乡老宋同行,午饭是轮流做东,今天我请.下一次 就该老宋的了.两个人的午摇,一斤饺子就足够了.但却不是很轻松的事。 我们俩的经脸是:恢的时候不逛食品街,因为看了那些熟肉食品会流口水 的.外娜女在另一所大学念书.我这个当舅典的总得选一两个星期天,魂外 甥女下一顿馆子才心安吧.所以.总有一种炭中羞涩的感觉.有一次走到学 校的商店门口,那里坐了一排钉鞋匠,我问:“钉一只鞋乍要多少钱?.几个人 一起回答:“五毛钱。”我抬起脚,看了看桂乖.摸一摸兜.走过去r.进了商 店,五毛钱一包的香烟却买了一条.我觉得这样做很荒唐,就把这件事讲给 同学们听.结果大家都说.“人人如此。”找这才得到些许安慰。后来发现这 样花钱的确很不科学.枕起了戒烟的念头.那时候戒烟不是怕吸烟有害健 康,而是吸烟花钱太多
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